【国妇婴】青联委员赖冬梅: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2013/3/19 19:10:23

得知自己被医院推荐为学习先进典型,赖东梅忙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和其他医生一样,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在她的身上,洋溢着知识女性特有的睿智与干练、从容与淡定,正如她名字中的“梅”一样,高洁而美丽、谦虚而坚强。
 
我是医院普通的一员
赖东梅,1970年生于福建长汀,1987年考入上海医科大学,继而攻读博士研究生。1998年博士毕业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产科,负责临床、教学与科研工作。2001年,中山医院有10个公派出国留学的名额,为选拔人才,在全院摆了擂台赛。中山医院是一家大型综合性医院,院内人才济济,尤以心内科、肝胆科为最,妇产科则是一个相对弱势的科室。但赖东梅却以其深厚的学术造诣和优良的工作表现,从全院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打擂成功,获得赴美国耶鲁大学深造的机会。
美国耶鲁大学赫赫有名,美国总统福特、克林顿、大小布什都是耶鲁的毕业生。赖东梅觉得很幸运,能去这样一所高等学府做自己喜欢的科研。她的导师黄英群教授也是一名中国留美学者,那年黄教授刚拿到科研基金成立自己的实验室。作为她的第一个学生,赖东梅帮着导师一起把妇产科实验室一点点搭建起来。当时,她没有想到,这个经历对她今后的工作大有益处。
对赖东梅这样的优秀人才来说,美国是一个很容易生存的地方,要留下来很容易。她的丈夫是优秀的外科医生,当时也在美国留学。美国的机遇很多,科研条件很好,人际关系简单,有付出就有回报,这样一个工作环境对科研工作者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不过,赖东梅的研究生导师、我国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朱关珍教授的一席话对她影响很大,她说:“现在国内发展空间很大,年轻人回国会更有作为。”综合考虑文化背景、国内发展前景和亲友师长的期望,2年半博士后工作结束后,赖东梅决定回国工作。
在国外的时候,赖东梅就常听同行提起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那两年保健院发展很快,这种发展中的医院对个人的成长空间更大,她便主动给保健院写了一封自荐信。保健院正在筹建中心实验室,发愁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接到赖东梅的自荐信,院领导不禁喜笑颜开。就这样,2006年,赖东梅来到了保健院,负责中心实验室筹建工作。
不少人好奇,医院花了多少重金才能请回这样一位海归。赖东梅却说,自己刚回国,还没有付出,何谈什么回报。她从没有把自己当成海归,既然进了医院,就是医院普通的一员。
实验室的领路人
2006年,保健院借着成为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的契机,重建了医院的中心实验室。虽然项目、资金都已经批了下来,但赖东梅接手的时候,中心实验室仍是一间空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赖东梅根据自己的经验,站在技术角度,重新规划,提出建议,与设备科一起购买仪器设备,与人事科一起招聘技术员,中心实验室渐渐地充实起来了。
有了设备、有了人员,还缺项目。赖东梅以她敏锐的科研感觉,认定胚胎干细胞将会是未来的学术热点,于是她果断地把胚胎干细胞的研究确定为中心实验室当前重点科研方向。2007年,她以此为研究课题,申报并获得了市科委浦江人才计划20万元项目资金,用这第一桶金搭建了保健院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平台。3年下来,赖东梅自豪地说,当时的选择选对了!
说起胚胎干细胞,现在即使不懂生物医学的人也会觉得耳熟能详。但当时,胚胎干细胞的研究远不是热点,在国外也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研究热潮,国内更没有多少人涉足。这种世界刚起步的新课题,有利于国内学者跟踪世界前沿,也有助于出一点成绩。
干细胞不同于普通的细胞,它具有多能性。一个人体胚胎干细胞可以分化成皮肤细胞、心肌细胞等任意一种人体细胞。科学家设想,利用干细胞的多能性,重建并替代人体的坏死细胞,比如骨坏死了,就把干细胞转化为骨细胞,让患者重新长出新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7 共青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委员会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