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国妇婴】青联委员赖冬梅: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日期:2013-03-19] 来源:国妇婴  作者: [字体: ]

得知自己被医院推荐为学习先进典型,赖东梅忙说,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和其他医生一样,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在她的身上,洋溢着知识女性特有的睿智与干练、从容与淡定,正如她名字中的一样,高洁而美丽、谦虚而坚强。

 

我是医院普通的一员

赖东梅,1970年生于福建长汀,1987年考入上海医科大学,继而攻读博士研究生。1998年博士毕业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妇产科,负责临床、教学与科研工作。2001年,中山医院有10个公派出国留学的名额,为选拔人才,在全院摆了擂台赛。中山医院是一家大型综合性医院,院内人才济济,尤以心内科、肝胆科为最,妇产科则是一个相对弱势的科室。但赖东梅却以其深厚的学术造诣和优良的工作表现,从全院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打擂成功,获得赴美国耶鲁大学深造的机会。

美国耶鲁大学赫赫有名,美国总统福特、克林顿、大小布什都是耶鲁的毕业生。赖东梅觉得很幸运,能去这样一所高等学府做自己喜欢的科研。她的导师黄英群教授也是一名中国留美学者,那年黄教授刚拿到科研基金成立自己的实验室。作为她的第一个学生,赖东梅帮着导师一起把妇产科实验室一点点搭建起来。当时,她没有想到,这个经历对她今后的工作大有益处。

对赖东梅这样的优秀人才来说,美国是一个很容易生存的地方,要留下来很容易。她的丈夫是优秀的外科医生,当时也在美国留学。美国的机遇很多,科研条件很好,人际关系简单,有付出就有回报,这样一个工作环境对科研工作者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不过,赖东梅的研究生导师、我国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朱关珍教授的一席话对她影响很大,她说:现在国内发展空间很大,年轻人回国会更有作为。综合考虑文化背景、国内发展前景和亲友师长的期望,2年半博士后工作结束后,赖东梅决定回国工作。

在国外的时候,赖东梅就常听同行提起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那两年保健院发展很快,这种发展中的医院对个人的成长空间更大,她便主动给保健院写了一封自荐信。保健院正在筹建中心实验室,发愁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接到赖东梅的自荐信,院领导不禁喜笑颜开。就这样,2006年,赖东梅来到了保健院,负责中心实验室筹建工作。

不少人好奇,医院花了多少重金才能请回这样一位海归。赖东梅却说,自己刚回国,还没有付出,何谈什么回报。她从没有把自己当成海归,既然进了医院,就是医院普通的一员。

实验室的领路人

2006年,保健院借着成为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医院的契机,重建了医院的中心实验室。虽然项目、资金都已经批了下来,但赖东梅接手的时候,中心实验室仍是一间空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赖东梅根据自己的经验,站在技术角度,重新规划,提出建议,与设备科一起购买仪器设备,与人事科一起招聘技术员,中心实验室渐渐地充实起来了。

有了设备、有了人员,还缺项目。赖东梅以她敏锐的科研感觉,认定胚胎干细胞将会是未来的学术热点,于是她果断地把胚胎干细胞的研究确定为中心实验室当前重点科研方向。2007年,她以此为研究课题,申报并获得了市科委浦江人才计划20万元项目资金,用这第一桶金搭建了保健院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平台。3年下来,赖东梅自豪地说,当时的选择选对了!

说起胚胎干细胞,现在即使不懂生物医学的人也会觉得耳熟能详。但当时,胚胎干细胞的研究远不是热点,在国外也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研究热潮,国内更没有多少人涉足。这种世界刚起步的新课题,有利于国内学者跟踪世界前沿,也有助于出一点成绩。

干细胞不同于普通的细胞,它具有多能性。一个人体胚胎干细胞可以分化成皮肤细胞、心肌细胞等任意一种人体细胞。科学家设想,利用干细胞的多能性,重建并替代人体的坏死细胞,比如骨坏死了,就把干细胞转化为骨细胞,让患者重新长出新的骨骼;把干细胞转化为胰岛细胞,就能让糖尿病人自己分泌出胰岛素来。当然,现在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刚起步,从实验到临床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单说如何培养干细胞这一点,研究中就有困难。目前提取出来的人体胚胎干细胞主要通过小鼠的组织来维持生长,这就不可避免地在培养过程中带来动物源性的污染。保健院每年有一万多名婴儿出生,随之而来的是大量废弃的胎儿羊膜组织,赖东梅知道胎儿废弃物全身都是宝,她大胆提出假设,是否可以用羊膜组织替代小鼠培养干细胞。经过研究,她发现并在国内外首次提出了采用人羊膜细胞作为滋养层培养人胚胎干细胞的方法,其研究成果对于大规模培养人胚胎干细胞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目前她的这项研究成果已经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正在申报国际专利。

除了胚胎干细胞的研究,赖东梅还进行着卵巢癌干细胞的研究。众所周知,恶性肿瘤手术切除后,经过药物化疗还要复发。全世界科学家进行了大量研究,以期寻找到癌细胞抗药性的秘密。近10年来,科学家在肿瘤中找到了肿瘤干细胞,这些干细胞对化疗药物不敏感,癌细胞之所以杀不死、抗药性强,就是它们在作怪。不过,要研究肿瘤干细胞,就一定要先把它们从一般细胞中分离、提炼出来。经过研究,赖东梅和她的团队依靠自己的力量成功地从卵巢癌细胞株以及原代卵巢癌组织中分离得到了肿瘤干细胞,这类细胞具有干细胞的特征,有很强的致瘤性及耐药性;通过基因芯片分析,发现与分化肿瘤细胞相比,这类肿瘤干细胞具有其独特性。这样,就有了一个新的研究肿瘤的手段。

我们知道,上皮性卵巢癌迄今仍是危害妇女健康的杀手,现有的手术治疗和化疗仍不能改善晚期患者的生存率,迫切需要补充新的治疗方法。目前,研究已发现免疫治疗对于改善晚期恶性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是一个有潜力的治疗方法。20113位科学家因免疫细胞的研究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这将极大地推动免疫细胞在肿瘤治疗方面的进展。赖东梅团队于2009年进行了免疫细胞γδ T细胞对卵巢癌干细胞的免疫治疗研究。研究中发现经过体外扩增和分选的γδ T细胞可以促进卵巢癌干细胞的凋亡,改善卵巢癌干细胞的耐药性,对荷瘤小鼠有明显的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进一步发现,γδ T细胞可能通过分泌大量的细胞因子IL-17抑制卵巢癌干细胞的生长。20119月赖东梅在ESGO国际妇科肿瘤会议上做了大会发言,同时被评为ESGO 2011最佳会议报告奖。文章于2012年发表于Cancer Immunol Immunother杂志(影响因子4.29分),获得评审专家的好评,认为是一项及时的有临床价值的研究。

除浦江人才计划外,近期,赖东梅还成功获得了了交大新百人计划资助,卫生局优秀学科带头人奖励资助等,2009年底更是获得了市卫生局银蛇奖的提名。对此,赖东梅深为自豪,她说,这是对她工作最好的鼓励。

目前,保健院的中心实验室运转很好。几年下来,保健院中心实验室发表了11SCI文章,获得了2项发明专利,正在申请的专利还有3项。实验室共获得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市科委科研创新基金等在内的各级课题10余项,同时也承担了医院的研究生以及临床医生的科研带教工作,为保健院科研水平的提升作出了贡献。对于这样一个起步不久、人力物力投入并不大的实验室来说,这已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

 

病人眼中的好医生

除了实验室的研究项目,赖东梅也着手进行科研成果向临床治疗的转化。今年起,她开展了多例免疫细胞治疗卵巢癌临床试验,把从患者或其近亲属身上提取出的免疫细胞输送到患者体内,在临床治疗的同时,进行科学观察研究。参与实验的癌症病人普遍感觉生存质量得到了提高,吃得香了,人也舒服了。

繁忙的科研工作之外,赖东梅每周仍抽出3个半天看门诊。她说,科研与临床并不冲突,临床是科研思路最好的来源,而自己的科研思路和科研训练,也给临床诊断带来了独特的优势。一个病人肚子疼,在其他医院一直当盆腔炎治疗,但久治不愈。赖东梅发现其病情不像是盆腔炎,就建议这个病人赶快手术治疗,结果开出来发现是卵巢癌,为病人赢得了宝贵的治疗时间。另一个病人阴道反复出血,经多次就诊无明显好转,但赖东梅检查后发现她宫颈口异常,提取了病人的组织进行化验,诊断出来是宫颈腺癌。

临床上赖东梅医生坚持采用个体化治疗原则对病人进行诊治。同样是月经失调的诊断,不同的病人治疗方案不该雷同。记得有一位26岁的研究生,因为月经紊乱,B超提示子宫内膜增厚,看了数家医院,都建议她刮宫治疗。由于该患者未婚,患者及家属坚决不愿采纳该方法。后来赖东梅接诊后,分析病史,告知自己的治疗方案,患者同意进行药物激素治疗,经过几个疗程的随访观察,内膜转为正常,月经规律,患者及家属十分高兴。另外,赖东梅医生对临床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常常进行思考。临床中使用的宫颈细胞采样器存在缺陷,便对其加以改进。2011.12获得发明专利一种宫颈细胞采用刷当今社会,生存压力大,许多不到40岁,有些甚至20几岁尚未婚育的青年妇女却出现了卵巢功能的衰老,然而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就这样赖东梅团队开始了如何促进生殖细胞再生的课题研究。经过2年时间,构建了卵巢早衰的动物模型,并找到促进卵细胞分化的方法。

 

梅一样的品格

都说第一线的医生很辛苦,谁想实验室里的研究人员也一样没日没夜地付出。几乎所有周末的时光,赖东梅及其团队都要牺牲在实验室里。病人有就诊时间,而细胞养在那里,时间到了,不管是下班时间还是假期,都要在实验室观察、做实验,更要与时间赛跑,克服种种不利因素,赶在国内外同行前面出成果。

科研需要巨大的投入,可残酷的是,即使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后,也不一定会有成效。全世界的科研工作者大都一生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不断地摸索,寄希望于广种薄收。科研工作者所从事的是一项长期的、艰苦的工作,医学科研人员不会像成名的外科医生那样鲜花如海,掌声如雷,需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要耐得住寂寞,要学会忍受孤独,专注于自己的事业。

除了长时间地实验工作外,赖东梅还有数不清的文献要看。要不断跟踪国外期刊,特别是对于与自己研究方向相近的文献,都要拿来看。白天工作忙,赖东梅只能挤出业余时间看。年幼的女儿想让妈妈陪她玩,给她讲故事,但不管女儿怎么闹,赖东梅也不搭理,回家吃完饭就埋头啃起资料来。女儿有时气急了,就把妈妈的文献藏起来,她知道,这是妈妈最重要的东西,用这个办法对付妈妈最有效。

这几年赖东梅把自己紧绷在一根弦上,没有一刻地松懈。她说,并不是医院领导给她压力,而是她给自己加压。在保健院的日日夜夜中,她切身感受着院领导对实验室的支持和重视,更明显地体会到他们希望全院科研水平尽快提高的迫切愿望。因为过度劳累加上精神压力过大,赖东梅的身体渐渐有些吃不消了。为此,院领导找她谈话,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太拼命了。这段时间,赖东梅逐渐调整着自己的工作节奏,她说,今后实验室还要发展成研究所,我还有更大的责任。

她说人应当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时刻告诉自己要做什么不能要什么,即使有点成绩也不能索取。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就是赖东梅,一个医学科研工作者的真实写照。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搜索区
下载专区
待定内容
网站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