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新华临床】江慧洪: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永不言弃

[日期:2013-03-19] 来源:新华临床  作者:江慧洪 [字体: ]

自画像:我叫江慧洪,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2009级临床医学五年制的本科生,目前在新华临床医学院任团总支组织委员一职。一直以来,我对光辉的医学殿堂和救死扶伤的大医情怀都怀着由衷的向往和执着的追求,近四年的求学路途中我也一直勤学不倦,以期望实现自己进一步的学习和发展。然而,理想与现实有时相去甚远,但我坚信,只要我以一颗赤子之心面对这我愿付之终身的事业,一切,尽是了然。

 

自踏上医者之路已近四年,泪水汗水洒满了来路,一切的酸甜苦辣尽在不言中,但是我愿意用笑容去迎接未来的每一次挑战。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一准则将永远陪着我走下去;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我将把患者的生命健康作为一生的事业,永不言弃!

 

叩响医学大门

我出生在浙江的一个偏僻小村,父母都是农民,家庭没给我厚实的财富,但是父母勤劳、朴素、善良的品质深深影响着我,是他们让我相信只有努力付出才有收获,只有敢于尝试才有成功的希望,也是他们让我明白人生百态,最重要的就是踏实做人,认真做事,奉献社会。

2009716号,这一天记录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选择。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医学这一专业,爸妈的劝阻没能改变我。“到时候你不要哭着回来”,这是我爸当时说的,言语中带着一丝心疼。我早有耳闻医学生的艰辛,五年本科,三年硕士,三年博士,这是一个光以时间计算就足以让很多人胆怯的求学之路,但骨子里的那份倔强让我义无反顾地决定去叩响那扇医学大门,演绎一个无悔的人生。去大学的前一天傍晚,我们一家三口在家附近的小道上慢慢地走着,聊着,总感觉那一天那条路是那么长,那一晚是那么幸福。忽然间我发现自己的肩早已与父亲齐平,超过了母亲,自己再也不是那个在泥土堆上打滚的小男孩了,爸妈往日那坚厚宽大的肩膀也渐渐不在。他们的肩上曾扛过了多少艰苦与劳累,如今更扛着我求医的理想,但岁月也无情地让他们步入年老。那一晚回到房间里,我一个人捂着被子哭了好久好久,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感觉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自己肩上有了一份担子,爸妈承载着我的理想,我要更加勇敢坚强地承载着他们的希望。 

不是每一个选择都有它的目的,也不是每一个选择都有它的价值。有一句话,听得让人有些心酸,“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或许,我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勇气和毅力,不一定会有这样的执着和顽强,但那一份责任,抑或是一种使命,让我选择了朝着那个方向坚持不懈地努力着。

 

博极医源 精勤不倦

我至今还记得入学初在飘扬的国旗下我紧握右拳、宣誓成为一名医学生的庄严时刻,一个个坚定的字眼从此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然而,当我真正步入医学的殿堂,开始学医生涯时,面对这一切我无所适从。枯燥繁重的课程,应接不暇的考试,每一天我都马不停蹄地奔波在“教室—食堂—寝室”三点一线的生活当中,疲惫不堪,我开始怀疑甚至否定自己当初的选择。我迷惘并四处求教,我需要一盏灯来为自己拨开云雾、指明方向,因为我是那么想成为一名医生。在我苦于求索而毫无结果之际,院长陈国强老师的一席话点醒了我:“假设AB……Z26个英文字母分别对应12……26这些数值。那么,成功光有hardwork(勤奋)是不够的,因为这几个字母的数值加起来,只有98分。有人说knowledge(知识)很重要,也只有96分。有人会说luck(运气)很重要,但也只有47分。还有人说有了money(金钱)就有了成功,其实它也只有72分。那么,有没有100分的呢?有,那就是attitude(心态)!拥有积极向上的心态,才拥有走向成功彼岸的前提。有了良好的心态,才更勇于发现自己的天分,敢于创新,勇于承认不足,同时又敢于前进。”的确,最惨的失败在于丧失自己的热情,最大的成功源于挑战自己的时空。尽管系解、组培等课程繁琐而又难于记忆,但是谁有敢说那根血管或神经对于人体不重要呢?没有这些牢固的基础知识,我们又如何在临床岗位上治病救人。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在基础医学院两年的学习中充满了成功的欣喜和挫败的失落,回首这段经历,我赞叹于自己在磨砺中的成长。

作为医学生,我们注定不会轻松,我们必须掌握很多知识和技能,才能真正地成为医生,因为我们掌握的是一个人的生命,不能有一丝毫的松懈。在这条路上,我们会很疲惫,也许在会累得在路边倒头就睡下,可是我们的生活注定充实,我们的生活更有意义,因为只有经历过这数年的医学学习,才能真正意义上地理解生命的重量。

 

大医精诚 仁心仁术

大四,我们穿上白大褂,开始了临床实习。写病史、换药、跟刀,忙得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实习生的生活,忙碌但又充实,我们如饥似渴地向带教老师学习,也竭尽所能地为病人服务。初出茅庐的我们内心都有一个美好的信念:大医精诚,仁心仁术。医生是崇高而受人尊敬的,因为他肩负着人类生命与健康的使命。

然而,理想与现实有时相去甚远,我们常常会遭遇“医闹”的纠缠。当我看到我们医院的院长受到病人家属的围攻堵截;当我看到我们的医生受到“医闹”的辱骂殴打;当闻及兄弟医院的同仁们被病人家属打伤后放在水晶棺里……我的内心十分酸楚,医生和病人什么时候站在了这样一个对立面上?过去,医学还没有现在发达,技术也远不如现在,但那时候却是一片医患和谐的景象。医患相互信任,没有“医闹”,没有“草菅人命”的负面报道,多的是“感激”和“救死扶伤”的正面宣传。而今,经济发达了,技术进步了,却出现了“医闹”,没了“感激”,甚至没有了“安全感”,医患不再互相信任,关系不再和谐。有人这样评价病人与医生之间关系——不信任,却又依赖;防备,却要献媚;希望掠去信息,又要自己判断。这样互相提防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造成这样的根源在哪里?我想这不是医生的问题,也不是病人的问题,是沟通的问题。但问题的症结真的如此吗?曾看过一则报道,讲的是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医院的吴孟超教授,他在查房时和每一个患者握手,这个细节让病人感到温暖,感到信任。无独有偶,在国外的一些医院查房时,要先敲门,让患者有被尊重的感觉,尽管生病,但没有失去尊严。一个个看似小的细节,足以挽救医患失衡的信任天平,更能让医患关系和谐。

“医乃仁术,治病救人”,现在的我们关注的常常只是治病,而忽略了救人,我相信只要每个人注意行医过程中的细节,让细节抚平慌乱的心,相信和谐的医患关系会重新再来。由此想到,美国倍受尊敬的E.L.Trudeau医师的铭言: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诚然,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我们任重而道远——繁重的学业,辛苦的工作,复杂的从业环境,但我要告诉自己,告诉学医的后来者,路漫漫其修远兮,吾终将上下而求索,纵然历经千难万险,既然选择了义无反顾的前往,那么虽九死其犹未悔。我一直坚定着我的理想,并一步一个脚印向她靠近。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我甘愿奉献自己的一生与学识,这不仅仅是理想,更是责任,亦是义务!

 

腾讯微博:@jianghuiho4825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搜索区
下载专区
待定内容
网站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