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瑞金临床】滕济森:看的到与看不到的医学路

[日期:2013-03-19] 来源:瑞金临床  作者:滕济森 [字体: ]

自画像:滕济森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瑞金医学院 学生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充满希望的年龄,这是不知未来的年龄。这是物欲横流的世界,这是个事在人为的世界。这是个已经被探索透的职业,这是个迷雾一样盲人摸象的职业。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总之,当一开始选择了这条路的时候,你就注定会被用以不同的最高级的词汇来被人进行反反复复的,周而复始的比较。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亦或是更根本没有尽头。只因为自己选择了医学,这样一个处于风头浪尖的学科。

记不得当初是怀着怎样诚挚的心情报了这样的一个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的学科,然后从一样的高中来到了这样一个别样的大学。不用担心选课会选不上,不用去想做四休三,因为每个学期伊始都会发下来课表,上面满满当当的课程会让你明白其实这只是另一个高三而已,甚至比高三更为的可怕,不再遇到困难的计算,也不再遇到什么技巧。所有的技巧就是认认真真的背诵,每天晚上伴随着自修室的灯熄灭,门卫的催促才披星戴月回到寝室的坚持。在这样一个天赋被无限制缩小的环境里,所有的成功都基于一个词,努力。这也许就是医学的本质,又或者,这就是入门的条件。

我也不晓得一开始因为这个怨声载道了多久,在听到其他专业的同学说自己一周只有三十甚至二十节课的时候羡慕了多久,看着那些摞起来几乎和我人一样高的书本,才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更况且,我还不是临床专业的,我一直戏谑的称自己是半个学医的,却享受着整个学医的待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错的,从一开始的一无所知,到现在的一知半解。单从这八个字上来说,是没有差多少,但是实质上,却有着天壤之别。基数太大导致想完全明白变成一件太困难的事,但是我们依旧兢兢业业地实践着。梦想是高高悬挂在天上的星星,真的想的时候,你只有四脚并用去认认真真爬那颤颤巍巍的摘星梯。

其实我相信很多人是和我一样,念了医学才晓得医学是个什么东西,以前不过是从鲁迅的书里,电视剧的剧中和自己去医院的体验才获得的了解,念了医学才晓得救死扶伤这句神圣伟大的话切切实实降临在自己的身上,落在自己肩上的担子里后是有多么沉甸甸的分量。故而造就了医学院通宵供网供电,医学院全年寝室都不关闭的令其他专业学生无法理解的情况的发生。

经过漫长的日子,无数本砖头一样的书本的积累,终于进入了临床后期,也算是终于入了门。登堂入室,不过只是个开始而已。接下来的日子是更多的没有衡量的付出。做一个实验,可能运气好的,在晚饭的时候就可以回去了,运气不好的,直到半夜一点,两点才能爬到宿舍的床上,一次的实验的失败或许就是一周甚至一个月的努力的白费。漫长的周期加上漫长的等待,个中滋味,体验过了才知道有多么的辛苦。

套用一句最近很火的话,这个世上的人,有的成为了面子,有的成为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医生的面子便是在个中剧中,书中,现实中的神圣,里子就是求医路上的漫漫追寻。只是这里的里子和面子就不是时势使然了,全成了必经的过程。你必须先体会里子的苦楚,才能享受面子带给你的荣光。

当然了,苦也并不是学医的全部,在我看来苦中作乐,苦中有乐才是良好的生活态度,或是有的人根本不觉得这是苦恼,将念书当成了乐趣去做,那就更加的高我一筹了。不过,即便有那么多的课程,大学生活的色彩却并不只被这些书本所充填。我们依旧有许多的活动,从晚会到青年歌手大赛,从篮球赛到排球赛,这些依旧昭示着我们大学生的年龄,说明我们还是一个正在经历青春的青年,也依旧会在大学经历该经历的感情,只是稍微和其他专业有点小小差别,其他专业是在思源湖边散步,在新图一起欣赏一部电影的闲适,在这里变成了一起在自修室里上自习,偶尔一起去全家买份关东煮的简单实在。不过,其中的真挚默契与浪漫快乐缺不曾因为这样的差别而漏了一丝一毫。所谓年少轻狂,幸福时光。一点都没有变,和所有的在念大学的大学生一样,我们骄傲而谦虚,疯狂而冷静。

不过,学了医自有学了医以后的看人处事的改变,和其他人站在不同的面甚至是对立面去看待一些问题,就比如说医患关系吧。近年来,似乎医患关系是人人都挂在口中的东西。孰是孰非,大家都能说出个道理来,而且看起来都没有错,所以导致争论不休。其实我说不出多少的道理来,新闻里充斥着某某家属因认为医生救治不利而去砍杀医生,也有某某医生道德沦丧,昧着良心出售高价药品。这些人都是错的,不过两边都只抓着对方的这些错误不放,咄咄逼人,似乎自己才是处在道德的制高点。这谁也不能免俗,包括我,自然的,当你身处在医学院的时候,你自己的内心就会倾向医务工作者一方,因为你相对于患者来说你觉得自己更加的了解医务工作者。当我在又一次看到某某医院的医生被患者家属误伤致死的时候,我愤怒得不能自已,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去发泄这些愤怒。然后我去寻找了黄刚院长,他对我说的话让我醍醐灌顶,此后遇到这些事变得平静起来。他对我说,那些人是不好,医患关系解决起来是比较困难,但是你不能因为医患关系紧张,医生受伤而放弃自己去医治别人的心。当你成为了医生的时候,你就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人了,你是那个拯救人的神明。你见过神明去责怪人的吗?我对此感到不能接受,反问了他,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他说,以德报怨,不求报德。我记得那个时候是震惊了,因为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歪曲了医生这个职业,把这个职业和其他的等同起来了,而这恰恰是错误的重点。不能因为其他人对其的不理解而去抱怨,因为职业过于的特殊,你无法用以平常的逻辑去推测他,太多的规则不适合这个职业。不过,毫无疑问,医患关系依旧是存在的,想要去消除需要太多的力量,光凭几个人,几句嚷嚷是没什么用的。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的我来说,只能自己做好本职工作,这才是对自己负责,对社会负责吧。

今年我二十一岁,我还在经历这一切。我依旧在这茫茫医路上前行,幸而这不是独行,因为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和我一起在向前奋斗,路还很长,天微微发亮,我们不知道以后会遇到什么,不知道是否那些不公会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但是没关系,我们无所畏惧,因为我们在一起。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搜索区
下载专区
待定内容
网站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