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三院】青联委员张俊峰:痛并快乐着——行医感悟

[日期:2013-03-19] 来源:三院  作者:张俊峰 [字体: ]

自画像:张俊峰,现任第三人民医院心内科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硕士研究生(在读博士),副主医师,硕导。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分会青年委员,宝山区医学会心血管学组副组长,宝山区青联常委,三院青联副会长。主要从事冠心病防治的基础与临床研究,2007.42007.7赴以色列Sheba医学中心学习进修。擅长冠心病介入治疗,现每年救治急性心梗逾百人。作为负责人承担上海市科委、教委、申康、卫生局等课题多项,发表论文20余篇,其中5篇为SCI收录。先后入选医学院“百人计划”、“优秀青年教师”;宝山区第七批“青年尖子”。获上海交通大学“青年岗位能手”;上海市“优秀青年志愿者”、“新长征突击手”;上海市教卫党委系统“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

 

中国自古有云:“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良相治国,良医治人,治国不成,退一步治人也不失为读书人可取的理想。良相固然伟大,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良医和他们的生活更息息相关。患病已属不幸,倘若能遇到一个良医,则是不幸中之万幸。民间,“悬壶济世”、“妙手回春”,无数传世名医的逸闻趣事被广泛传诵直至变为传奇,激励一代又一代有为青年投身于此,再造传奇。然而时至今日,当下的情况大概是追逐“良相”者众,而欲为“良医”者寡。不敢说环境使然,只是今日之现状对“良医”的要求也太“高,实在是高”!学医、行医十余载,要问感受,始终是痛,并快乐着……

 

学医之痛

医学世界如涛涛江水,流之不尽,学之不竭。“活到老,学到老”,于从医之人而言一点也不夸张。回望学医十余载,艰辛何其多。从年少之时毅然选择了医科专业,到在大学中日日挑灯夜战只为背下那数以千计艰涩的医学名词。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有过难以抒发的烦躁,也有过心灰意冷的失落,然而我明白这是每个学医之人都无法避免的、必须面对的。在我的记忆中,已不知道有多少个春季不曾欣赏过花红草绿的美妙景象,不知道多少个冬季已没有了“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的欣喜,陪伴我的只有一本厚过一本的医学“大部头”和那些连位置都已烂熟于心的医学模型,这些镌刻在我的心中也成为我日后行医路途之上最宝贵的回忆。医学作为一门人类与自然界抗争的科学永不完备,“书到用时方恨少”也就永远萦绕在每个勤奋的医务人员心头。

 

行医之痛

身处医疗的第一线,对时下的行医环境有着切身感受。从宏观的外部环境来看,由于医疗上层设计存在缺陷,社会没有对医疗进行正确定位,经过一轮又一轮系统性抹黑之后,医疗系统的声誉已遭到前所未有的摧毁。此外,多年的投入不足、保障体系的不完善使得许多患者无力偿付医药花费,社会舆论又将技术、药品定价倒置的矛头指向医院,收费过高、医务人员红包、回扣成为媒体喜欢关注的焦点。而从微观上来看,具体到我们各自的医疗岗位,医疗过程的不纯粹、现有技术的缺陷、患者和家属的不理解、公众的不信任、相关部门的不作为、工作时间的无止境……这些因素都无时无刻不诠释着行医之“痛”。然而,对于内外环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就意味着如若我们希望彻底扭转医疗行业在普通大众心目中的负面印象,就必须从我做起,从点滴做起,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努力为我们的行业正名。同时,相信任何事物都会物极必反,当前的低谷恰恰预示着这个行业需要被改变,就如同只有经历了最深的黑暗才能迎来黎明最璀璨的曙光。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我们已经义无反顾地选择成为这个时代这个行业中的一员,光是抱怨徒劳无益。正如患有先天性疾病的患者,一味地抱怨只会平增精神负担,久而久之还有可能导致心理合并症的发生,对于战胜病魔早日康复更是一件既无补益,反而徒损斗志的事情。

 

快乐

作为医生赋予患者的快乐

说到行医的快乐,绝不仅仅是“安全交接每个班,一年下来没投诉”。医患双方是天然的相互依靠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会因为任何外在的舆论影响而最终消逝。要知道,我们所接触的大多数患者是来看病的,不是来找事的。那种对仁心仁术视而不见,一味图谋“要致富,告大夫”的人毕竟是特定环境下社会的产物,是极少数。当你用心的安置好一位病人,同时帮助他消除内心的忧虑时;当你顺利完成一台手术,把病人平安地交还给他的家人时;当因为你的积极鼓励帮助悲观病人康复出院时,作为一名医生,你必会收获一份别样的感动与快乐。这来源于患者家属紧握你双手时那句由衷的感谢,更来自于你内心深处自我肯定后所释放出的无限正能量。当然,这种来自医疗自身的快乐需要你细细地去体味,它需要时间来沉淀,需要真心去感知。然而,所有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你是一名合格的医生,你能合理地处置好每一个医嘱,并且没有因为医疗行为而给病人带来额外的伤痛。在当今社会,医患关系一直被普遍认为是一种难以调和的矛盾,因为求医的需求与医治无效永远矛盾。但如果我们能够学会换位思考,多与患者和家属沟通,就有可能使这种矛盾最小化。病人就医时往往是带着病痛,也带着由此引发的惊恐和不安,尤其是急诊或者是病情危重的患者。医务人员除了需给病人及时的诊治,更有必要在精神上给予安慰和鼓励。即使得不到上帝的眷顾,医者也始终与患者同在。

 

作为老师赋予学生的快乐

入行做医生,然后成为带教老师,进而有幸成为导师,在临床带教、布置论文之余,始终觉得还有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去影响学生的职业信仰,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行医理念。医学更需要传承,优秀的医学生是这个行业未来的希望。工作中我们所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医生,同时还是大学的教师,培育医学生是我们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学长、老师,我们有义务授业解惑之余,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医德医风,坚定其信念,顽强其斗志,而这一种培养,相信言传不如身教。在妖魔化医务人员的报道四起时,在紧张的医患纠纷中,在略显暗淡的职业前景前,作为老师也需要替他们拨云见日,去伪存真。毕竟是“健康所系,生命相托”,就算做不了“良医”,但我们每一个人最起码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不必说今后我们自己的健康也是交付在学生手中,作为行业的希望,让他们少一份忐忑,多一份沉静,也许是学生们能从老师那里获取的另一笔财富。 

    医生不仅是生命的工程师,更要努力成为患者心灵的按摩师。医路漫漫,行医之路需要很多志同道合的你我并肩前行!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搜索区
下载专区
待定内容
网站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