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新华医院】青联委员王英伟:顺其自然 为所当为

[日期:2013-03-18] 来源:新华医院  作者:王雷婕 [字体: ]

人物白描:王英伟,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目前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麻醉科主任。任中华麻醉学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麻醉学教育分会常务理事、中华口腔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国药理学会麻醉学分会委员、中华麻醉学分会困难气道学组委员、中华麻醉学分会心胸外科麻醉学组委员、上海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委员、上海市麻醉质控中心委员。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同行评审专家,《临床麻醉学杂志》编委、《国际麻醉与复苏杂志》编委,任《Neurosci Letters》等SCI收录杂志审稿专家。曾留学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并获美国医师执照。曾荣获上海市科技“启明星”、 “启明星后”、“曙光学者”等荣誉称号及上海市卫生系统青年最高荣誉奖“银蛇奖”二等奖、上海市卫生局先进工作者、行政记大功一次。

以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共计在国外权威学术杂志和国内核心期刊发表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的学术论著30余篇,其中SCI收录8篇。作为项目负责人共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8项,其中国家863重点攻关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上海市各类课题4项。

擅长疾病危重病患者的临床麻醉、心血管手术麻醉,特别是在心脏手术期间经食道心脏超声监测、神经刺激仪定位的外周神经阻滞等方面有较深的造诣。

 

是偶然也是必然

初见王老师,只觉其和蔼可亲,而从进一步的交谈中我们逐渐感受到他是一位低调中不失坚决,平和中富有毅力的人。

王老师坦率的表示原本自己是想学工科的,走上医学之路纯属偶然,但既然已经无法改变,就要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走。

谈起去美国留学,王老师笑说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做毕业设计时,一个偶然的念头使得他在杂志上找了一位和自己研究方向相近的教授,把自己的进展用邮件的方式发了过去。而这位教授竟然也把自己的研究进展发了过来,一来一往中加深了师生情谊。在他毕业之际,教授问他愿不愿意来他的研究所里学习,他欣然赴约。就这样,他进入了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开始了为期三年的研究生生涯。王老师将这一段经历归结为误打误撞,但若缺少那一份积极尝试的热情,又如何能推动这命运的车轮。

 

中外医学的差异

     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学习交流的三年,令他对中外医学方面的差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美国极重视科研,从实验室规模就可以看出,光是麻醉实验室就有十个之多。”美国的科研是以PI引导学术的发展方式。PI制是现代科学技术活动的一种组织形式,它以某一个学术带头人为核心,适度配备人力、装备、资金等资源。在这个组织单元中,学术带头人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既负有保持单元存在与持续与发展的责任,也拥有充分的权力。其学术氛围浓厚,同时拥有丰富的体制化活动,增进交流进展。当然中国这方面也在向美国学习。在临床上,中国注重技巧,而美国则实行标准化,制度化,重视循证医学。比如,在美国的SICU每周换一个主治医师,但医嘱却一脉相承,没有过多变化。在中国则不然。同时由于他们的住院医师规范化,整体性强,有一个思维共识,这样可以避免低级错误。

治疗方面,中医的针灸镇痛,是西医无法解释的。而西医的快速准确同样是中医所不能及。正如那句话“We're not better, not worse -- we're just different.

 

对生命的感悟

随着科技的发展,医学分析仪器的使用也越来越频繁,我们在享受分析结果所带来的便利时,也造成了一定的依赖。对此,王老师认为:凡事都有两面性,仪器的使用也不例外:

仪器对生命指标的敏感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辨识人眼难以发觉的指标,而一些数据则能让医生对病人的情况做出更全面的判断。同时,有些体征能比仪器更早的反映病人的身体状况,“病人是一个整体,不能因仪器而将其割裂开”——仪器分析只是补充。正如美国麻醉学之父Miller所说,see what you see”而非“only depended on monitors.”一个好的医生应该将仪器与观察恰当结合起来。

十几年的行医生涯让王老师感到对待生死当尽己努力,同时也要顺其自然。颇有道家“生死气化,顺应自然”之风。生命在自己的哭声中降临,在他人的哭声中逝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寿命,长短不是最重要的,关键在于你用有限的生命做了什么事,经历过什么。

 

对医学生的建议与期盼

对于初涉医学领域的医学生,王老师认为:适当的课外生活是必要的。可以参加自己感兴趣的社团,也可以在学生会工作,更好的与人沟通,培养能力。正如那时流传的一句话“加入学生会可以比别人提早五年接触社会”,同时也有机会接触优秀人士,互相学习,从而对未来更有信心。

其次,在大学里英语学习很重要。因为在将来的工作科研生涯中,英语是最基本的能力,也是一个能让你走得更远的工具。在王老师的个人教学介绍中,我们发现这样一句话:具有很强的英语教学水平。然而,王老师却说,他的英语一开始是很差的。当初因为英语不好,刚去美国时吃了很多苦头。“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当年就是因为英语不好,误解了别人的意思,在机场与接机的人错过了。”这深深打击到了他。然而,困难没有把他吓倒,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他每周抽出两天去上英语课,在工作生活中不断积累,“要开口说话,不能光学哑巴英语。”凭着一股劲儿,他的英语终于从一个在周会上做总结都半读半说的程度逐渐成长到今天的得心应手。“我现在跟我的学生讲我当初英文有多差他们都不信。”王老师笑道。虽说王老师讲起这段经历十分淡然,但我们都看出了这轻描淡写中迸发的坚持。我想这淡然是一种对苦学英语的学生的鼓励,亦一种在困难前立志战胜它的自信。

而对于刚接触临床的本科生们,王老师结合自身的经历和教学经验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临床和理论是有很大不同的,接触到的是一个个真实的病人,要通过询问,检查,观察了解病情,在实践中慢慢积累。肯定会有落差,但只要肯用功,理论基础打得牢,还是能够适应的。“学医的没有能不看书,不学习,不接触病人,在病房里钻研就能学好的。”只有勤奋,刻苦才能有所作为。王老师笑道当初刚接触临床的前三个月,他都是吃住在病房,笑谈中丝毫没有对这一段艰难时光的抱怨,似乎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令人动容。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是王老师对我们的寄语,也是对我们的期盼。

无论未来的路有多漫长,目标有多遥远,只要一刻不停的前行,终能达到目的地。同时回首过往,路途并不像一开始想得那样艰难。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搜索区
下载专区
待定内容
网站调研